AM7:30-AM8:00 集合後吃早餐
早上出發前,在飯店寄行李因為晚上就要回去了,拖了一點時間,安排妥當後,早餐在巷子口的早餐店裡打發,店外的招牌上寫著A餐B餐各種組合,盤算了一下最便宜的套餐HK$22元,好像挺划算的,所以我們決定先吃飯再開始今天的行程。
我們點的套餐內容是一碗泡麵,和一大塊麵包及一個煎蛋和一片火腿,我們只有麵點的不一樣,他們點的是叉燒麵,敏君又點了一杯奶茶,品嘗的結果跟我們昨天早餐的鴛鴦奶茶感想一樣,全部令人吐血∼
老呂早餐吃素,也就是說那一整份都是我要負責(一"一)我記得麵吃了半碗,麵包咬了幾口,但把蛋跟火腿都吃完了,當時幾乎是剛睡醒,其實沒什麼胃口,都點了也沒辦法。
連續二天的早餐,都被敏君罵浪費,但也真的見識到香港人早餐的份量都很多,吃飽之後大家上路了,由於先前得知要吃飲茶必須要下午茶時間吃才便宜,大概要到二點半左右,所以早餐特地吃得飽飽,準備橕到下午茶時間吃夠本,所以我們今天的第一站是新界。

 

 

穿越了上璋園的圍村以及鄰近的住宅區之後,我們來到鄧氏宗祠,鄧氏宗祠的廣場前方有一座炮,我們當下認為它是古蹟而拍照,但不論在現場或是事前事後手邊的資料完全沒提到這支炮(一"一),它到底是不是古蹟成了永遠的謎∼
廣場的右手邊可以看到一排攤販,只可惜當天只有一攤營業,看到這一幕時真的有置身大陸的錯覺∼ 鄧氏宗祠看起來很雄偉,它有七百多年的歷史了,裡面有簡介,才知道鄧氏家族是這地方的大族,緊臨著鄧氏宗祠的是愈喬二公祠,古代也是供人讀書的場所,二座建棟物門面大小相當,門開得很高,感覺又高又大,不由得令人肅然起敬,轉入一旁的小巷,也有一棟看起來很破爛的建築,推測也是供人讀書的地方,但是入口被擋住,供私人所有,不得任意入內,只好作罷∼

 
 

據鄧氏族譜所記載,鄧氏宗祠由五世祖馮遜公興建,至今已有七百多年歷史。 鄧氏宗祠是三進雨院式的恢宏建築,為香港同類古建築的佼佼者。 正門前兩旁是鼓,台各鼓台有兩柱支瓦頂,內柱為麻石,外柱則為紅砂岩,最具特色是宗祠正門沒有門檻,前院卻有砂岩甬道,顯示鄧氏族人中曾有身居當時朝廷要職者。
愈喬二公祠鄧族第十一世祖鄧世賢(號愈聖)和鄧世昭(號喬林)昆仲於十六世紀初興建,二公祠除用作祠堂外,亦曾經是屏山各村子弟讀書之所,一九三一至一九六一年間,達德學校於此開辦。

 
   
  沿著小徑我們到了楊侯古廟,去的途中我們已經過了另一個古蹟-古井,二百多年前就有了,但現在已被一個用鐵條焊成的鐵網封起來,封起來並沒有什麼,但它上面還長了一堆爬藤植物,不仔細看還真的很難察覺有一口井呢!楊侯古廟,古廟看起來很簡單,也不大,走到這裡時,陽光突然變得很烈∼我們照的照片眼睛都瞇瞇的,用手拜拜後就回程了。
事實上,我也是現在才發現我們錯過了什麼,這區的景點我們只走了一半,還有另一半沒走完(/_\)
 
  在楊侯古廟與上璋圍間小路旁有一口古井,確實建造年代已難於考證,據鄧氏族人相傳,這口井由坑頭村村民所建,在二百多年前上璋圍立村前已存在,曾一度是坑頭及上璋圍二村飲水的主要來源。
楊候古廟為元朗區六間供奉候王的廟宇之一,相傳已有數百年歷史,確實修建日期已不可考,有關候王的來歷說頗多,村民認為候王即未末忠臣楊亮節,他因保護宋帝而捐軀,深受後人景仰而加以供奉。
 
  AM8:00-AM9:00 地鐵(東涌線)油麻地-地鐵(東涌線)荔枝角=九廣西鐵美孚-西鐵天水圍  

AM9:00-AM10:15 天水圍的屏山文物徑(聚星樓-上璋園-鄧氏宗祠-愈喬二公祠-不知名私塾-古井-楊侯古廟)
現在來到天水圍,這一區的景點都很集中,步行都可到達,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聚星樓,聚星樓不大,樓上也無法上去只能在一樓及四週晃晃,感覺和市區有著很大的差異,應該說比較像大陸一點,也很有台灣郊區或鄉下的感覺

 
 
  坐落於上璋圍以北的聚星樓,是香港現在唯一的古塔。據屏山鄧氏族譜所載,聚星樓由鄧族第七世祖彥通公興建,已有超過六百年的歷史。塔在傳統上多為佛教建築,但過往亦有很多塔是為了改善地方風水而興建,鄧族父老相傳,聚星樓矗立的位置原是河口,面對後海灣,興建聚星樓是用以擋北煞,鎮水災;而聚星樓與青山風水遙相配合,亦可護佑族中子弟在科舉中考取功名。事實上,鄧氏歷代人才輩出,士人及當官者不計其數。
聚星樓以青磚築砌而成,呈六角形,約十三公尺高。塔分三層,上層供奉著魁星。魁星據說是主宰文運,掌握功名的神。聚星樓每層均有吉祥的題字,由上而下分別是”凌漢”,聚星樓和光射斗垣。
 
   
  沿著主要道路,我們一路來到了上璋園,其實它不難被發現,應該說很顯眼,一排很特殊的長長的圍牆,中間有一個重新裝修的門,反而跟旁邊的圍牆不太搭,我們進到裡面,是一個村落,戶跟戶之間建得很近,只留一個小小的走廊,走到底還有一個神廳,我們這些外地來的遊客就大刺刺地在裡面四處亂晃,而現居在此的一些老人家好像也很習慣了觀光客好奇的眼神,有些老人家對於我們的造訪,視若無睹地繼續著他們的生活及以正在忙錄的事.但有位阿婆很可愛,看到我們正要拍她走入的長廊,立即把手推車丟在長廊上,自己躲入小巷∼  
     
  上璋園由鄧氏族人分支所建立,至今已有二百多年歷史,四周原有青磚築砌的圍牆環繞,圍內房屋分排而建,門樓及神廳則位於中軸線上,布局整齊別緻。如今部份圍牆已遭拆卸,但門樓神廳和圍內一些古屋依然屹立,尚依稀可見傳統圍村的布局.結構和風貌。  
 

 

 

 
 
 

AM10:15-AM10:30 回到西鐵天水圍站
大家討論了一下是否要乘座輕鐵,當時決定不要坐,回來以後大家都因為沒坐而感到可惜,在車站裡吃了令人吐血的雀巢的檸檬紅茶冰,真的很難吃,又討論了一下之後,決定到西鐵轉地鐵的美孚站看荔枝角公園和嶺南之風

 

 

AM11:45-AM11:50 西鐵美孚-西鐵南昌=地鐵(東涌線)南昌-地鐵(東涌線)九龍

 
 
AM11:50-PM1:00 九龍站站內
出了九龍站後,又問了一對夫妻,他們說附近沒有飲茶的酒樓得再坐回去奧運站才有,我們只好再回到站內,站內有冷氣,也有椅子可休息,又寬敞又乾淨,我們在此停留了很久的時間,反正也在等下午茶,由於九龍站除了是地鐵東涌線外,也是機場快線會到達的站,所以站內特別大,也有一些精品店可逛,我們在此處把握乾淨的廁所也逛完了精品店之後決定往中環出發
 
   
 

AM10:30-AM11:15 西鐵天水圍站-美孚站=地鐵(東涌線)荔枝角

 
 
AM11:15-AM11:45 西鐵美孚=地鐵(東涌線)荔枝角的荔枝角公園-嶺南之風?
回到美孚站,在地鐵站裡就可以隔著透明玻璃看到荔枝角公園一景,但荔枝角公園很大,而且我們此行的目的並不是荔枝角公園,大家前一天就因為走路走了一整天而使得腿酸痛得要命,在地鐵站內看到荔枝角公園上上下下的階梯就開始卻步了,而荔枝角公園的照片很顯然的似乎就是在地鐵站內拍的,所以我們很有默契地認定站內的一景就是全荔枝角公園最具看頭,也最具代表性的全部,應該可以不用走去看了吧∼
正當我們八隻眼睛盯著地鐵站內標示的嶺南之風的地圖時,身邊突然冒出了一位熱心阿婆,但只會說廣東話,得知我們要去嶺南之風,哇啦哇啦地拚命說著,在我們所能辨認的有限的廣東話中,實在無法確定她表達的意思,大概是說她不知道嶺南之風,但曉得嶺南之光,又說要從那個出口之類,所以我們只好躲著她,遠遠的看阿婆晃過來,一伙人趕緊裝忙的在看荔枝角公園(一"一),我還一邊說:喔∼那就是那個涼亭嘛之類的話(一"一|||),然後身邊的路人可能還會覺得我們幾個人怪怪的,就一些假山假水和普通涼亭值得我們站在那邊看半天嗎?阿婆在經過我們身邊時仍然很執著地告訴我們方向,只是那真的是我們的方向嗎?我們很狐疑∼但下次真的不能找老人家問路了,因為不會說普通話,又盛情難卻也很傷腦筋∼
走出了地鐵站,是一個很安靜的社區,附近好像什麼東西都取名做荔枝什麼的,看見一位年輕男生,抓他來問路,弄了半天,他沒去過也不曉得那裡是一個景點,但確認著地圖的區域後,他說那地方離這裡很遠∼我又冷不防地問他這附近是不是以前種很多荔枝丫,不然為何有荔枝角公園什麼的,他被我問倒了,羞澀的笑著說只是個地名吧!
最後決議,聽說九龍附近有很多飲茶的地方,所以決定先坐到九龍,又進入地鐵站,入口處有年輕人在發贈品,送筆和扇子,我們還吵著硬是要拿齊二種顏色的筆才甘願∼
 
     
 
  PM1:00-PM1:15 地鐵(東涌線)九龍站-香港站步行至地鐵(港島線)中環站
PM1:15-PM1:20 電車中環-灣仔
東涌線在香港站結束,香港站離港島線的中環只有一小段地下道的路程,我們走過了地下道之後來到昨天就來過的中環,現在這裡的一切變得有點熟悉,看了一下時間,還要晃上至少半個到一個小時,於是我們又先搭電車到灣仔尋找檀島的蛋撻和波蘿包
 

  PM3:30-PM4:35 買東西,品嚐檀島的蛋塔及波蘿包,電車灣仔-中環  
  大家在飲茶酒樓樓下的Bossini一陣血拚後, 天氣狀況不是很好,我們早有準備地戴起帽子,回到檀島吃蛋塔及波蘿包;我們站在人來人往的路邊吃著剛出爐的蛋塔及波蘿包,雖然大家才剛吃飽,但還是讚不絕口,蛋塔入口即化,波蘿包非常軟,味道真的很不錯;我跟老呂還空運了一塊咖哩餅回來,因為當時真的吃不下了,沒想到它的味道除了鹹還是鹹/_\。
好不容易找到的檀島店,我們滿足地在店門口拍些照之後,又重新搭上電車回到中環
PM1:20-PM2:15 灣仔閒晃-找到傳說中的檀島-傳統市場
  就在我們在路上閒晃時,忽然敏君被疑似波蘿包的麵包吸引住停下來,同時間我也抬頭看見斗大的”檀島”招牌,大家竟一起叫出來。找到檀島就放心多了,決定先去吃完飲茶再回頭來買。
就在我們來回穿梭中,原本只是想抄小路,沒想到不經意走到了他們的傳統市場裡去了,看起來跟台灣的傳統市場差不多,我們也擠在一堆家庭主婦的人潮中,在一個小攤販買下一些給小朋友的小貼紙之後,算算時間差不多了,我們沿路找到一家百貨公司裡的酒樓,下午茶時間較早,就決定進去吃了

PM2:15-PM3:30 超值飲茶的下午茶時間
 

就坐後,商討了一下,為了避免敏君建伻敢吃的東西,我跟老呂不敢吃,我們決定分開點餐,但要坐在同一桌,為了這件事,那個可憐的小服務生從他主管開始往上一直報告到穿西裝的人出現, 不曉得為什麼,每個人似乎都覺得不能這麼做,一桌就是一張單,一桌不能有二張單,甚至有一個領班之類的人把隔壁那桌收起來,乾脆就不開桌了,我們幾個看著餐廳員工忙了半天,覺得不可思議,這很難嗎?是香港人很不能變通?還是這家店的員工腦筋怪怪的?
最後一個穿西裝的人出現,在我們的二張單上分別寫15桌及15A桌,也把隔壁那桌又重新開桌,這才擺平了入席的小狀況∼
一陣狼吞虎嚥後才有心思仔細打量這家餐廳,令人失望的是除了身邊吵雜不堪的廣東話外,一切的一切跟台灣的普通喜宴餐廳沒兩樣;如果把耳朵摀住,可能完全不會懷疑是否身處台灣
;本來還期待可以吃到傳統的用小推車推出熱騰騰的燒賣的餐廳,由於是在路上隨意挑選,所以似乎也無可奈何,以致於沒留下任何照片,甚至連店名現在都已經記不起來了。
平時進這間酒樓消費的話,每一盤分大HK$22元,中HK$18元,小HK$12元,下午茶時間進去的話,全部變HK$9元,其他的精緻點心則以原價計,但大中小點心種類也大約二十多樣可供選擇,餐點的確美味可口,但還是覺得味道略鹹,酒足飯飽之後到櫃檯結帳,我跟老呂吃了HK$77元,敏君建伻吃了HK$62.5元內含一成服務費,大家一致認同這餐實在是太划算了∼

     
 
PM4:35-PM5:20 中環 皇后像廣場
  到中環以後,我們在往碼頭的必經之路-皇 后像廣場合影留念,還記得昨天搭電車經過時,這裡黑鴉鴉的聚滿了很多外勞,原來這個廣場可以這麼清爽提到外勞,昨天是星期天,中環地區真的是隨處可見外勞,他們都自己準備一些野餐用的布攤開墊在地上,二三人一起坐著野餐,或聊天,而且那些外勞往往都出現在不可思議的地方:空氣不流通的巴士站,人行道上,路邊的階梯上,天橋,反正無所不在,即使是人來人往,他們也隨遇而安,什麼地方都能當做在戶外野餐就是了我們甚至看到警察把某一小段街封起來,路的中間就看到一堆人整齊地坐在地上聊天吃東西,我原以為在靜坐抗議什麼的,有的甚至坐到天都黑了還坐在那裡,真的很詭異但也算是另一種特殊民情吧
 

PM08:30 YMCA
  回到YMCA我跟老呂拚命將今天提了一整的東西塞進行李箱,來時是半箱,回程已滿到塞不下,我索性在大廳裡把行李打開,顧不得旁人眼光,開始進行拿手的塞行李絕活,沒想到卻趕不上九點那一班車
PM09:05 城巴機場快線A12到機場
  眼睜睜看著巴士拋下我們就這麼走了,無奈地錯過了只好等下一班,15分後又一班車來了,很準時,城巴機場快線A12送我們到機場,也結束了這趟香港之行
 
PM5:20 中環碼頭 天星維港遊(中環-灣仔-紅磡-尖沙咀-中環)
  搭上天星維港遊,之前收集的資料提到遊維多利亞港白天晚上各有不同風情,由於時間短促,只能搭白天的船遊港了,但景色也很不錯票價分很多種,我們買了白天單趟的環遊票,HK$35元星期一的這個時間,只有我們幾個跟二個白種人上船,坐位很多,我們原本還搶著船頭的位子坐,但後來才發現根本沒人來跟我們搶,害我差點以為我們是包船呢!從中環登船後,會開到灣仔,再開到對岸的紅磡碼頭,接著到尖沙咀碼頭,最後回到中環,我們可以任選一個地方下船,只是若在尖沙咀下船又少遊半圈,最後決定還是回中環海風徐徐,伴著夕陽的餘暉,不知不覺疲倦感襲來,我忍住瞌睡蟲的呼喚,大老遠從台灣來到香港,花了錢搭船可不是來睡覺的,但我倒是看到老呂在一旁睡得很爽快,享受完清涼的海風,船也靠岸了,正好坐了一個小時,我們繼續往下一站出發
 

  PM6:20-PM6:30 地鐵(荃灣線)中環-旺角
  PM6:30-PM8:30 油麻地 廟街-旺角 女人街
  緊接著我們坐地鐵從中環到旺角,正值下班時間,地鐵裡也是人擠人,習慣了台北捷運的擠,倒也見怪不怪,我們來到廟街,廟街有男人街的稱號,主要賣的都是一些男人用的或男生會喜歡的東西,當然也有雜貨我們在其中一攤買了一堆送給小朋友的小手提袋,錢包和有蓋附湯匙的馬克杯之後,看到一個阿婆賣水梨,一堆HK$10元,有四顆,看起來漂亮又多汁,雖然下午的飲茶似乎還沒消化,但這兩天也都沒吃水果,橕一下就過了吧!決定跟阿婆買了,廟街不長,但週邊有很多延伸的小販,賣的東西大同小異,故轉往女人街逛,又看到許留山,大家進去吃了一碗冰,我跟老呂覺得很好吃,敏君反應不是很好,大概不合她口味,女人街快速地晃晃,大家把握最後的機會買東西,女人街走到底隔一二個路口就回到我們下榻的飯店YMCA取行李
       
前往首頁
到第二天
到第三天
我還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