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9/25 星期六 早上  
 

國道三號一路到林邊交流道下,左轉走台 17線往南接台1線往南至楓港,左轉台9線,我們睡了一整路,到達台東時大家也都清醒了,過了大武鄉後阿立在一個只有一來一返一線道的筆直橋上,雙黃線連超了二台砂石車,沒想到警察在一旁守株待兔,我們被攔下,我和心妤在一旁說破了嘴都沒用,鐵面警察面不改色地開罰單(雙黃線超車$1,200),寫字又慢又醜就算了,還一邊碎碎唸:守了一個小時沒看過敢在雙黃線上超砂石車的(一 一|||)

 
  阿立 七個小時的車程,一路上都沒什麼車,聽著音樂開著車輕鬆極了,時速總是不知不覺的超過140KM,還好有妹妹在一旁不斷提醒 ^^。  
  Arthur 原來太座的功能,不單單是衛星導航,連測速雷達都可以升級。  
     
 

早上七點,我們從太麻里山下,往太麻里的金針山前進,路上有很多椰子樹和柚子樹,柚子樹結實累累,似乎很容易取得,後來看中一顆椰子樹,沒想到老呂一個沒踩穩跌進乾涸的山溝裡,右腳也因此掛了彩,大家趕緊用清水洗淨傷口,只能到山下再買藥了;開個十幾分鐘,到達金針山,山上一家咖啡廳還沒開,於是我們便在戶外咖啡桌上吃早餐,牆上貼了每人最低消費六十元,拍了些照隨意晃晃後,老闆來開店了,我們為了最低消費的字樣趕緊繞跑∼

 
 

心妤

因為不熟悉路怎麼走 ,本想問超商的店員,順便買個飲料,沒想到體貼的超商早就準備好了指引路線圖,正當大家都還欣喜於原住民的熱情時,看到線路指引上的文字?述時,真的笑到一個不行,真的很有”原住民的風格”它是這麼寫的: 便利商店”直直走”,看到紅綠燈右轉”直直走”,再往前”直直走”就可以上山了 ,真經典的指路描述。山上咖啡廳有青蛙復育區哦!!看老呂跟湘雲有模有樣的看著,心妤我呢..是看不太懂啦!!不過就蝌蚪咩,有啥稀奇滴啊!!搞不太懂。  
  阿立 來到一處觀景台,風景真是不錯,只是 …天啊…這欄杆真是危險,一推就倒了!還好孟麟眼睛夠亮,有先看到那小的令人注意不到的警告標語!  
 
太麻里金針花田雖然一小片,但也夠我們照的了 鳥瞰的壯麗景色與團體照無法兼顧,只好捨棄景色 正好有二張可製成連續動作,於是就.......
年紀一把還裝可愛!阿立背後就是一推即倒的欄杆 太陽很大,照得大家眼睛都睜不開 深山亞都裡喝咖啡
 
           
 

車子繼續往山上開,找到一家叫深山亞都的店,孟麟說這家有上過電視,看來是整理得很不錯,大家索性在這裡吃早餐,反正時間還早,船班都近中午,太麻里離富岡漁港也不遠,孟麟點了鬆餅和拿鐵,心妤點了桂花茶,但她說聞起來很香喝起來還好,我們點薰衣草茶,也挺香的,不覺得有什麼特別,阿立和妹妹點卡布奇諾;因為地處天然,所以蒼蠅很多,搞得我們只能坐在有吊扇的位子下,實在有點美中不足,不知不覺已經十點半了,我們趕緊下山,走出戶外,有二座戶外型的搖搖椅,一屁股坐下後大家坐到不想走,但路還是得趕,所以我們往下一站出發 。

 
  阿立 坐上那舒服的搖椅,整夜開車後的睡意忽然跑了出來,真是不太想起來了。  
  Arthur 我也喜歡搖椅 …真想繼續睡…  
 
難得只有我們三個女生的合照 大家鬧著要拍剪影照,事後這張照片被大家抨擊為:太假又僵硬~真是苦了小立了 於是換我們也來試試,這張照拍得還不賴吧!Arthur拍照功力也不差哦∼ 躺上就不想走的搖椅,看大家躺得多爽,害我趕人趕半天,大家才不情願的起來
 
       
 

開到台東富岡漁港附近的市區,又花了一個小時,十一點半多,我們想還是先吃個午餐,一邊尋找心妤念念不忘的臭豆腐,一邊找西藥房,一路上都沒看到賣吃的店,好不容易看到一家賣池上便當,大家就將就著吃了,結論是:建議大家千萬不要到台東吃池上便當, (而且到台東吃池上便當不挺怪的嗎?) (如果便當還很難吃的話…那就更悲慘了) 找了西藥房買到暈船藥和老呂需要的藥之後,我們轉往農會買烤肉用的東西,而且還用箱子裝,事實上我們要買時,心妤曾經阻止,但大家擔心島上賣的東西貴又不新鮮,所以還是決定自己帶,事實證明,這個舉動很多餘,我和老呂三四年前曾經去過綠島,當時商店真的沒幾家,而且聽同行的人還在當地商店買到發霉的麵包;但現在,真是不可同日而語,商店和民宿林立,島上的建設也不斷地在進行,海底溫泉也開始收費了呢!

 
           
 

十二點半的船來不及搭上,於是轉往剛才經過的活水湖照相,從公路上看更顯得壯觀,尤其是地區空曠,每每刮起一陣大風,漫天風塵揚起,綿延數百公尺,大熱天裡好像起了霧似的,遠端景物變得模糊,不消一會,又清晰可見 。
看到當地小孩騎腳踏車在一旁嘻戲,幾個小孩甚至跳到水裡游起泳來,水質看來挺乾淨,很可惜台北找不到這樣一個淨地可以讓小孩可以如此隨心所欲親近大自然,這是在台北長大的我們,永遠無法體會的童年吧!

 
  心妤

來了這麼多次 ,但都沒有注意到個地方,真是的….但這次沒有錯過這個湖水跟天空一樣藍的活水湖也不虛此行了吧!!!

 
  阿立 若不是時間不夠,還真想跳下去玩水,如此清涼乾淨的淡水湖,真是少見喔!  
  Arthur 我只有注意風飛沙 …  
  Juliet 在阿立和 Arthur結伴去找廁所的回程,二個人為了活水湖上霧濛濛一片的東西到底是風飛沙還是霧喋喋不休的,至於為什麼要兩個大男人結伴只差沒手牽手一起去找廁所,始終是個謎。  
 
留下一張唯一的恥辱照,被心妤教壞了/_\ 下山時在路邊發現很棒的景色 大家可以看得出誰是老鼠屎了吧,虧我指揮了半天
活水湖的景色真的很美,雖然我的頭髮亂得不像話 阿立把心妤的腳抬起來,心妤失聲大叫 遠方有風飛沙∼仍不減我們拍照的興致
 
           
  二點就在候船室等船,阿立把自己和妹妹的行李,從車上搞了一個裝垃圾用的黑色大塑膠帶,全部就弄成一袋,來往的行人看到我們這一堆行李,我想一定會以為那包垃圾是不小心放在我們行李旁邊的吧!上船的過程也是人擠人,大家像難民一樣擠上船,二點四十分終於開船了;一上船原本佔到樓下船頭的位子,後來看到樓上的位子座位較大,坐起來應該比較舒適,沒想到那全是晃子,座位較大的原因是因為樓上感覺更晃更暈,我們坐的天王星不開放遊客站在船艙外,才開船沒多久,我就受不了了,跑到樓下的門邊,看著戶外的海浪,一邊讓自己保持平衡一邊看著浪,享受失重的感覺 。  
  Arthur

在船上的位子上,強迫自己要睡。不過那個搖晃的船身,還有不斷跟著船上上下下胃液,真的超級難受 …我幹麻來受罪ㄚ…夭壽哩

 
           
 

剛開始阿立還跑上跑下的,阿立消失後,心妤下來了,但臉色很難看,而且一副快站不穩的樣子,接著連續到廁所吐了二次;有一次快吐出來時,還被一旁的船員阻止,叫她不能吐在洗手台上,她硬生生地把到嘴邊的嘔吐物吞了回去,衝到廁所吐∼噁∼我看這種事只有她做得出來 。孟麒和老呂從頭到尾都坐在樓上的位子上,裝睡又睡不著,一旁的人吐了起來,嘔吐的聲音陣陣傳來,他們還只能拚命假裝沒聽見,一邊裝睡還一邊流汗∼阿立在起身的那一刻對我說:還好到了,快受不了了。 一個小時後,大家驚魂甫定地下船,由於怕大家一開口會忍不住吐全到我上,所以我識趣地跟大家比手劃腳地問大家狀況如何,我想我跟妹妹大概是狀況最好的吧!看來大家都很慘,只是最離譜的是心妤,這一二年內來了綠島不下五次,竟然吐得最慘也是她,我只能說:真是夠了∼ /_\

 
  心妤

這次的風浪真的很大 ,因為”天王星”不開放外面,不然我想我也不會吐的這麼慘…只能用悲壯來形容~吐得天昏地暗吐的伸手不見五指吐到呼天搶地吐到一個不行…

 
  阿立

生平算是第一次坐船,原以為沒什麼,但剛好遇上風浪稍大的時候,如果再晚個十分鐘靠岸,我一定受不了 ……再也不敢坐船了!

 
  心妤 下了船 ,秋月看到我就說”阿恁是按那呢”因為他看到阿立手中黑色的大……..垃圾袋及烤肉東西,我也只能笑了笑。環島前,大家坐在長板凳上吃著酸梅,剛才沒在船上吐的到下了船還覺得暈想吐,倒是吐的快掛掉的我,生龍活虎咧!!所以咧,有吐有保佑哦!  
  Arthur

蚊子因為吐的西哩嘩啦 …但所有人雖然都忍住了,但還是都一臉菜色。不過在蚊子說他因為吐了所以身子虛弱之後,我倒是看他第一個跑下船,然後超有精神的跟秋月大聲來大聲去…留下湘雲帶著一臉菜色拖著蚊子的大行李…蚊子喔…我到現在還是覺得那個吐過的傢伙,精神比我們任何一個都好ㄝ

 
           
 

這次心妤幫我們安排的是秋月民宿,老闆娘是秋月,台東人,但曬得黝黑和一口流利又帶有南部腔調的台語,實在令人看不出她的年紀∼一登島,拿了車隨即將行李安頓妥當,我們住的是四張雙人床的通舖,阿立和妹妹睡一張,再來心妤睡一張,孟麟睡一張,接著是我和老呂,大家迫不急待地騎車環島,覺得時間還長,所以只在將軍岩和大白沙停留拍照;回到民宿,風塵僕僕地已經過了一天一夜,大家先洗個澡,秋月說要請吃飯,於是我們穿越最熱鬧的街又拐了幾個彎後,來到一家招牌叫 "討海人家"的麗琴家 。

 
  阿立 呼 …騎著機車不戴安全帽吹著清爽的風,好久沒有這種享受了,暈船的感覺都隨風而逝了!  
 
Arthur只想拍雲 將軍岩旁邊的石頭
迫不及待去環島,第一站將軍岩 阿立這張站在海中的照片很酷 悠閒地躺在沙灘上,不想動了
 
           
 

秋月和心妤可能太久沒見,兩個聊天聊到渾然忘我,所以大家拚命吃飯,那裡的人吃飯一定不會少了酒,大家小喝了一下 。 晚上的活動是夜遊看梅花鹿,由秋月的舅舅茂哥帶隊;七點半,我們三台車和另外二台車加茂哥和阿志,大家一起去上山,看來夜遊看梅花鹿似乎已成綠島一個標準行程了;沿路看到很多團的解說員,只見茂哥漫不經心地騎著沒大燈的機車帶頭,手上的手電筒隨意亂照,忽然間看到了,但梅花鹿受驚,一下就跑走了 。

接著到另一個地點,這次梅花鹿露出了明顯的鹿角,停留了一段時間才跑走,只是我們一半的人看到,另一半的人沒看到,我就是屬於沒看到的,這時就會痛恨自己的固執-不帶近視眼鏡出門,原本想找果子狸和椰子蟹給我們看,但一路都無所獲,最後停在一家羊肉爐前面,茂哥請大家吃羊肉爐和薑母鴨,菜餚中炒了一盤鐵甲,吃起來像豬腸,咬不爛的感覺,聽說這東西應該是潮間帶的貝類之類,是綠島人常見的菜餚 。

 
  心妤

如果天氣好的話 ,還可以看到螢火蟲哦!

 
  阿立 因為疲勞加上速度慢,好幾次差點撞車,妹妹在後面怕的很,騎快一點有風的話自然就會清醒囉  
  Arthur

在綠島騎車感覺的確很痛快,自然美景、又不用戴安全帽。

 
  心妤

茂哥請兩桌 ,一桌是從台北來的我們,另一桌是不認識因喝酒而跟孟麟成為好朋友從台中來的,茂哥跟阿志分別坐在兩桌的中間,不知何時喝一喝變成台北隊、台中隊跟綠島隊…

 
  Juliet 喝到一半,我們那邊露天場地下起大雨,只看到別桌的把桌子整個抬起來就往屋子裡衝,結果我們這桌的人,只顧拿著酒杯,其他的全放在外面淋雨.....真是名符其實的酒鬼∼  
     
 

我們台北隊雖然人多勢眾,仍然不敵台中隊和綠島隊的聯合攻勢,阿立不喝酒,又開了一整夜車,我們就讓他先回去,沒想到白天油加太少,在半路就 "刁車"了,阿志充當救火隊,當天晚上的情況,孟麟大概是最大的受害者,不過他真的也喝很多,綠島隊喝到最後直接挑戰高級班的龍蝦酒,台北隊心妤跟孟麟撐全場 。

 
       
  心妤

這我就不得不說了 …我其實是最大的受害者,為了朋友真的是撂下企了,最會喝的湘雲說腸胃不舒不喝,老呂也不太能喝,所以..我可是?牲小我,全是為了泥棉這群見死不救的好朋友,厚….還說偶素酒女,哇哩咧……

 
  Arthur

我還記得我心中那時候一直迴繞的心聲和不滿。死蚊子 …你敢挑釁就自己喝…不要這麼沒品!!!!結果我們這掛我喝的最多…那個號稱喝很多的酒女永遠只是號稱而已。

 
  Juliet 不是我不救你們,而是.....這是你們的場耶∼看你們喊得很盡力,所以也只好由你們去了,但跟阿志也喝了不少....而且我發現茂哥偷偷在幫心妤擋酒,所以我想應該不會太慘∼    
     
 

台中隊也只有一個男的在橕,到後來喝瘋了,竟用碗來喝 (一"一|||),我試圖拿空杯子放在他們桌上,但他們完全不予理會,只能說大家真的醉了,孟麟倒是一直說心妤只會挑釁別人,自己又不喝,反正他們倆一搭一唱,也算是為台北隊掙回了點面子 。

 
  心妤

也不是不喝 ,只是剛開始就一直猛喝,真的喝沒多久就醉了,連我朋友打給我都說我講話已經大舌頭了 ,但是我個人是覺得還好, 而且偶也企小吐了一下

 
  阿立 騎到半路忽然熄火,剛好停在朝日溫泉的門口,於是趕緊Call心妤,請她搬救兵,等到阿志帶著兩瓶汽油來才得以獲救,回到民宿隨便洗個澡,馬上就上床癱瘓了(累翻了)。  
           
 

只是我不曉得我們跟台中隊有那麼熟,要回家時 ,在店家外孟麟喝到跟人家勾肩搭背不說還交換名片,一副回去還要再連絡的樣子,酒精果然會讓人酒後亂性∼回程的路上,心妤載孟麟狂騎 (心妤:基本上我個人覺得還好,而且過彎也很順,只騎一騎就突然給它慢下來) (基本上應該呼籲保險公司不要給蚊子保險的,因為他騎車真的啦…時速100也才還好而已…) ,我猜過彎大概也不怎麼減速,已經到了人車合一的境界,因為我們的車子跟在後面油門催到底都追不上她;沒想到小時候胖不是胖,衝得這麼猛還不也"刁車",還好茂哥和阿志一人騎一台,車先丟路邊,茂哥說他會處理,但據我們所知,一直到我們要回來的那天,那台車還是一直處於被棄車在路邊的狀態/_\ 。 那天孟麟喝到吐,回民宿澡沒洗澡上床就睡死了,心妤還去續攤,一直喝到二點多才回民宿∼

 
  心妤 這次的續攤也造成了後來的兩天喝到掛的慘狀 ….但是因為樣也認識了兩位好大姐哦……其實那天會回到房間那麼晚,是因為大家解散後,秋月不肯讓我在民宿下車,硬是要載著我到處晃,還說今天不讓我回去睡覺,我真的好累…真的很想睡跟她說了好幾次她都不肯載我回去,其實還真有點小生氣呢……第二天據說小孟晚上睡到一半看到鬼,真是口憐….因為他看到的是披頭散髮的我…哈哈哈嚇死泥….小孟平常應該常做虧心事,不然怎麼會遇到鬼…  
           
           
           
這是我們的遊記 台東-綠島(登島記實) 綠島第二天之環島環不完 綠島-台東(千里尋恩師) 大家發表感言+剩下的塞不下的照片